臺灣發展長程飛彈的地緣因素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臺島夜話      2021-09-29 16:41:34

                            

                              作者 蕭衡鐘 華中師范大學臺灣與東亞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大學、中國文化大學博士

                            臺灣證實具有長程飛彈武力

                            臺立法機構外事及防務委員會在9月27日邀請臺防務部門負責人邱國正做業務報告,首先,報告指出,當前解放軍持續強化聯合火力打擊、抗擊外軍及對臺演訓力度,常態進行軍機繞臺的“灰色地帶襲擾”與“認知作戰”次數漸增,為面對中美戰略競爭與對峙態勢下、解放軍對臺灣的武力威嚇,臺軍正積極運用聯合情監偵機制持續情搜備戰。

                            其次,臺軍對此也有所因應,在今年的防務訓練成效上,除了防空部隊機動進駐預選戰力保存點以及戰術位置來進行防空作戰演練外,也藉由年度戰術總驗收與精準飛彈射擊操演,在屏東的九鵬基地仿真解放軍戰機及巡弋飛彈攻臺,并由臺灣的中程與長程飛彈、及防炮部隊實施攔截,至8月31日止,九鵬基地已完訓5個營級和19個連單位。

                            再者,由九鵬基地完成臺軍中長程飛彈及防炮部隊對于解放軍戰機與巡弋飛彈攻擊的模擬攔截來看,不只在于強化及驗證臺灣防空武器的作戰效能,更值得注意的是,若以美國國防部對于遠程彈道飛彈射程要在3000公里至5500公里之間的定義來看,這也是臺軍首度證實已擁有3000公里以上射程的長程飛彈。

                            臺灣發展長程飛彈是為配合美國“制中”的霸權穩定

                            中國大陸現正適逢“戰略機遇期”,在歷經了“韜光養晦”實力積累后的“戰略走出去”下,藉由“一帶一路”倡議來擴大外交與經濟戰略布局、提升地緣政治影響力,同時也加速軍事現代化進程、力行新軍事組織改革、先進軍備的研發與換裝,除以此增加軍事上的硬實力外,亦大幅提升解放軍的兵力投射能力,以維護在國家安全與領土主權完整等方面的“核心利益”及“發展利益”。

                            解放軍??哲娨讯啻畏钟蓪m古水道及巴士海峽進出第一島鏈至西太平洋進行“遠海長航”各種操演,特別是“遼寧號”航母編隊與戰機在東海、南海及臺灣周邊航訓的動作,顯示解放軍已具有突破美國第一島鏈圍堵圈的能力,對美國在亞洲區域安全的領導地位已構成極大威脅。加上中美雙方近期在東海、臺海以至南海一線下來的“自由航行”對峙有升高趨勢,成為了區域軍事角力的導火線。

                            在影響亞太地區整體安全環境的主要變量方面,解放軍以維護“核心利益”及“發展利益”為目標、不侵擾他國的軍事現代化,卻在以美國為首的“中國威脅論”操作催化,還有東海、臺海、南海區域地緣因素的利益沖突下,反被美國及其盟友指稱為影響亞太區域和平穩定的“禍首”,進而加深周邊國家對于中國大陸的疑慮,提高了區域內的潛存沖突風險。

                            美國自中東撤軍后,密集將戰略關注焦點與兵力部署移轉至亞太區域,軍事上維持龐大的軍力部署態勢并提升對亞太區域的重視,包括強化與日本、韓國等傳統盟友關系,還有聯合臺灣的“抗中”策略來“友臺制中”、拉攏東南亞國家的支持,加深彼此的安全合作共識。因此,其實中國大陸并非影響亞太區域和平穩定的“禍首”,而是一個維護自身“核心利益”及“發展利益”的挑戰者。

                            在此大方向下,美國國防部持續關注解放軍的軍事現代化進展,并持續調整兵力、態勢、投資、作戰概念等,以處理中美雙方“戰略競爭下的有限合作”關系,并保護美國盟邦與伙伴。未來,美國在亞太地區的軍事戰略發展,將透過聯合軍演,以及建立聯盟的任務觀念、指揮管制、準則發展及通資網絡等作戰互操作性,保持機艦在特定區域的“自由航行”,發展情資共享及協同作戰能力。

                            因此,美國與日本提出要共同打造“自由、開放的印太地區”,就是想要拉幫結派、將勢力范圍跨大,主要希望將印度納入其同盟體系,并涵蓋從太平洋到印度洋之間的廣闊海域與周邊國家,來共同承擔區域責任。然而,究其背后的真實目的,其實就是美國想要維持、鞏固與強化其在亞太地區的區域領導權和國際話語權,落實由美國所建立的那套“基于規則的國際秩序”。

                            若說美國為的是其自身的國家利益與戰略利益,則日本也是如此;只不過,由于國家實力的差距與歷史因素,日本向來是美國的跟班與“馬前卒”,故而在印太戰略的“印太聯盟”下,日本利益只能跟隨于美國利益,試圖成為美國勢力在東亞一代的“代理人”。而臺灣的民進黨與蔡英文當局,也因為其“聯美抗中”策略,自然也是這條“代理人”利益關系鏈的一環,積極配合美國與日本。

                            當前,中美雙方的國家利益仍落在“C型弧線”的戰略地緣上,就地緣政治與地緣戰略角度來看,臺灣地區位處第一島鏈中心,居于亞太地區重要地緣戰略與海上交通線(Sea Lines of Communication, SLOC)的關鍵位置,加上東海與南海的主權爭議及天然資源競奪均帶有跨國特性,形成了東海、臺海與南?!叭R惑w”的連結,也讓臺灣在地緣優勢上具有西太平洋第一島鏈的戰略預警功能。

                            因此,民進黨與蔡英文當局便配合美軍的戰略設計,以調整財政狀況與整合防衛資源來制定防衛作戰構想和投資建軍備戰優先項目,試圖建立具備嚇阻及足以防衛的抗衡武力,以組建機動性高、量少、質精、高效能及高精準打擊的戰力為目標,在中美地緣政治競合下形成了“防衛固守,重層嚇阻”的軍事戰略,想要對解放軍可能的攻臺行動形成一定程度嚇阻。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 

                             



                          責任編輯:黃楊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shuaiad.com

                             

                          豆豆小说阅读网,兽性总裁的爱奴,懒人听书,盗墓笔记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