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雄二E”飛彈擴軍的意義

                          華夏經緯網 > 評論 > 臺島夜話      2021-10-08 14:56:23

                           

                          臺灣地面部隊近日積極演練閱兵儀式。(臺灣《青年日報》)

                          臺灣地面部隊演練閱兵儀式。圖源:臺媒


                            作者 蕭衡鐘 華中師范大學臺灣與東亞研究中心研究員,北京大學、中國文化大學博士

                            特別預算透露 “雄二E”以“雄升飛彈”為名擴軍

                            在今年臺灣防務部門提交立法院的“??諔鹆μ嵘媱澆少徧貏e條例”草案中,雄升飛彈系統、萬劍飛彈系統被列新增案,性質上應屬于性能提升型。其實, “雄升飛彈”一詞近年散見臺灣軍方預算公開項目,盡管臺灣軍方從未說明實際彈種,但國外智庫訊息都直指就是被稱為“臺版戰斧”的“雄二E型攻陸飛彈”。

                            臺防務部門對于尚未解密的攻陸飛彈,一律稱之為“特種飛彈”,此次公布的戰力提升方案中,相關預算原應編列在機密預算項下,但因臺灣地區要向美國采購岸置魚叉飛彈系統、致使原預算額遭到排擠的因素,才讓臺防務部門須另外編列特別預算來支應,也讓“雄二E”以“雄升飛彈”為名浮出臺面。

                            目前,臺灣軍方的特種飛彈部隊編制,有“飛彈七九一旅”所轄兩個營、六個連的“雄二E”連隊,自2010年起陸續部署在新北、桃園與苗栗一線的“雄二E”飛彈部隊駐地。由于臺防務部門“防衛固守,重層嚇阻”戰略設計的需要,臺灣軍方對于中國大陸源頭打擊戰力的發展正持續擴大整建中

                            為了因應攻陸飛彈部隊的擴編,通過臺灣軍方的工程發包數據可知,臺灣軍方的“防空暨飛彈指揮部”已分別在屏東萬金、屏北機場、嘉義、新竹湖口、關西等地,陸續興建具備現代化掩體、飛彈車庫、天車吊臂的特種飛彈基地,未來除部署新部隊外,也將提供其他部隊的攻陸飛彈車來做“戰力保存”用途。

                            源頭打擊在“防衛固守,重層嚇阻”戰略設計中的嚇阻功能

                            臺防務部門在“聯美抗中”的大方向下,針對解放軍可能對臺灣進行“武統”的兩棲攻擊,提出了以“防衛固守,確保國土安全;重層嚇阻,發揮聯合戰力”為設想的軍事戰略,并以此指導臺灣軍方的建軍備戰方向,包括規劃“國防產業發展策略”、發展先進“國防科技”、建立武器裝備自制能量等,來建構可恃性防衛武力。

                            因此在強化資通電作戰能力與創新不對稱作戰思維中,以“戰力防護、源頭制壓、濱海決勝、灘岸殲敵”為作戰構想,旨在藉由不相等(性質、形式、成本、性能、數量)兵力,配合有利條件(時點、空間/地??沼?、電磁、信息等)與戰術戰法,來打擊關鍵重心目標,藉以癱瘓對手、抵消解放軍的優勢攻擊、降低解放軍攻勢效能等拒止目的。

                            其用意是希望能進一步使解放軍陷入多重困境,并嚇阻中國大陸不致輕啟 “武統”戰端。其立論在于,嚇阻的效力并不是由打擊兵力的原始能力來決定的,而是由它吸收敵方第一次打擊之后,所剩余能力來決定,也就是所謂的 “戰力保存”,進而衍生戰爭中的第一次反攻行動,試圖在解放軍先動手、奇襲打擊的情況下先確保戰力生存,然后再作有效報復的能力。

                            因此,嚇阻的作戰手段,首先就是所謂的第二擊或后動手打擊,目的在于要使解放軍相信,臺灣具有足以阻止解放軍使用打擊武力、且擁有適當毀滅作用的能力,讓中國大陸對此畏懼。其次,又必須使中國大陸相信,無論在何種惡劣環境下,臺灣還能夠發動一個報復性攻擊,或是在解放軍先動手之后,臺灣有能力可以制敵機先、對解放軍進行源頭制壓,也就是所謂的先制攻擊或預防戰爭。

                            “防衛固守,重層嚇阻”戰略設計中的 “防衛性嚇阻”

                            “重層嚇阻,防衛固守”的戰略設計,就是想要以此來達到“戰略持久,戰術速決”的目標,并以此為 “勝戰”。因為對解放軍而言,在攻臺戰役中必須迅速有效地遂行地面占領,并維持相當兵力駐守,拒止外軍介入,所以解放軍的攻臺指導方針強調“首戰即決戰”,速戰速決不超過一周。

                            因此,臺軍方欲以“持久固守”來做戰力保存、以及遲滯解放軍攻臺作戰節奏,以待美軍介入或國際斡旋,故臺防務部門認為,“持久固守”及“首戰非決戰”的作戰構想,便是對抗解放軍“遠戰速勝、首戰決勝”的作戰指導方針。

                            其實,嚇阻與防衛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因為有不同的手段與目的,軍事戰略上難以同時兼具?!皣樧琛笔且杂绊懡夥跑娦睦硪庵緸槟繕?,運用各種威脅利誘手段,以阻遏解放軍任何改變現狀意圖;而 “防衛”則在抵擋解放軍入侵,降低或避免傷害。

                            本質上,“防衛”是消極被動的武力對抗,防衛因具被動性又缺乏報復性質,不易造成中國大陸企圖改變現狀的壓力,當然就不具有嚇阻之效。而“嚇阻”則是積極、主動的,嚇阻可以是詭詐的斗志行為,也可以是無情報復行動,嚇阻的效力來自于報復,沒有報復能力就無所謂嚇阻可言。

                            所以嚇阻與防衛是兩個不同的戰略選項,替代性無法提升,且戰略發展不應異相發展,因為不同的戰略構想自然需要不同的兵力結構,臺灣地區在防務資源局限下,將制約臺灣想要同時滿足兩種戰略所需兵力發展的企圖,結果不是虛耗資源、排擠預算,就是兩者皆空。

                            嚇阻與防衛相互排斥之論雖有例可循,但仍有高度辯論空間。邏輯上而言,沒有強烈報復行為,讓對方畏懼感到威懾,就無法形成對方恐懼心理,嚇阻形同失效。但報復又屬于事后行為,而被嚇阻者相信會被報復卻是事前判斷,因此,報復能力的強弱是否為嚇阻的決定因素便形成爭議。

                            其實,被嚇阻者恐懼的心理,不一定來自于嚇阻者相互毀滅的行為,也有可能是被嚇阻者對于能否成功改變現狀所產生的疑慮,這樣依然會達成嚇阻。在此論證下,防衛能力的強弱,顯然可能成為影響對方決策的考慮因素之一, “防衛性嚇阻”的概念便油然而生。

                            “防衛性嚇阻”的嚇阻效果在于:首先快速否定敵人攻擊,其次直接攻擊解放軍高價值目標,再來則要有能力且有高度意志貫徹報復決心。換言之,防衛與嚇阻概念相結合后,在嚇阻解放軍無效后,臺軍方必須藉由既有的實際防衛方案來化解解放軍的“武統”行為,并加入報復元素,有效地報復中國大陸高價值關鍵目標,形成在消極中具有積極意義的 “防衛性嚇阻”,是具有攻擊能力的守勢兵力,這也是臺防務部門將“雄二E”以“雄升飛彈”為名進行擴軍的意義。

                             華夏經緯網專稿 如需轉載請注明來源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10120170072
                          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45281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5669841-817
                          舉報郵箱:xxjb@huaxia.com

                          版權所有 華夏經緯網

                          Copyright 2007 By www.viewcn.com & www.shuaiad.com

                             

                          豆豆小说阅读网,兽性总裁的爱奴,懒人听书,盗墓笔记全集